网通社首页| 下载APP

关于网通社| 合作媒体| 客户信息| 财经频道| 联系我们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网通社首页>极趣社区>户外>  莽苍风雨行,生死鳌太路

莽苍风雨行,生死鳌太路

户外

08月10日 11:34:56

鳌太线,亦称中华龙脊。即纵贯秦岭两个主峰鳌山与太白山拔仙台之间的一条主脉线路。太白山的主峰拔仙台是中国大陆东半壁的最高峰,海拔3767.2米,第二大高峰是鳌山(也被称为西太白)标志塔海拔3476米。鳌山以爬升难坡度陡,沿途没有补给点著称,太白山则以路线绵延、景色绝妙著称。从鳌山穿越到太白山直线距离40余公里,实际距离超过170公里的鳌太线,成为中国五大最艰难的徒步线路之一。也是发生山难,死人最多的户外路线,没有之一。

穿越鳌太,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或许也是大多数驴友的心愿。如果要问为什么,也只能如同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说的:因为山就在哪里。
早就买好了7.29日到西安的动车票,但是在出发前几天,原打算一起去的驴友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眉县,太白县,周至三县的近期天气预报均显示未来的几天是阵雨转多云,不是很好,怎么办,退票还是继续前往?左思右想后,毅然决定,去!箭在弦上久矣,如何能不发?
7.29日坐上G1920次高铁至西安北,然后转车至宝鸡,与另一伙伴会面,再坐滴滴顺风车到太白县,晚饭后坐上程秀才儿子的车到他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秀才家还是老样子,两层小楼,经典的铁架子床,老旧的海马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以及跟秀才大哥一样网红的手扶拖拉机。那山那人那树那狗,都还是昔日的样子。
跟秀才约好第二天早上五点出发,但是始终睡不好,早上四点就醒了,打好包,早餐是青菜面条,说好的鸡蛋,秀才娘子给忘记了,只好凑合吃点,2018.7.30日5:05分,上路。

披星戴月出发

晨曦下的登山口

现在鳌太查得严,不让穿越,抓住罚款。秀才也不敢如同以前一样送我们到登山口了,只好多走3,4公里到达山下,此时已经曙光微现,山路虽然隐藏在灌木中,但已能清晰可见。炼驴坡上,并不难走,个人认为其坡度和难度还比不上武功山和厚轸子到南天门的某一段。
沿途都有警示牌,直接无视。7.55分,走出了丛林,眼前豁然开朗,经过火烧坡,2900营地,每个营地都是垃圾遍地,污秽不堪。大约9:45分,到达盆景园营地,此时海拔约3200,饥肠辘辘,用过路餐后,山风吹着冷,披上冲锋衣,继续前行,大约10:20到达白起庙。白起庙只有三堵矮墙,不知道是本来就这样的呢还是经过了千年的风吹日晒变成这般模样的,杀神白起在九泉之下也只能苦笑了。

随处可见的警示牌

火烧坡

远看鳌山大梁

盆景园营地

白起庙
过了白起庙,天色渐渐暗下来,原来起雾了,不过路迹还是很明显的,但是在经过一段石海的时候,偏离了方向,正在焦急中,一阵风来,吹散了云雾,远处导航架清晰可见。有了目标物便好办,12:10分到达旧导航架,海拔3450米。

旧导航架
导航架出发,便是西跑马梁,此时下起大雨来,不过这样清晰度反而高了些,不如之前在云里雾里,能见度极小,容易迷路。套上雨衣继续赶路,13:20到达药王庙,雨停了。药王庙供奉的是中国唐代伟大的医药学家孙思邈先生,非中国神话里的药王菩萨。去年,我就在大雾中的药王庙里迷路,走反了。对着药王庙深深鞠了三个躬,心里念着:药王爷,我们是同行,您要保佑弟子穿越成功,平安回家。

西跑马梁

药王庙
今天的宿营地是水窝子,用完路餐,稍稍休息后。从右边路上走去,走了不到十分钟,又下起大雨来了,山路变得泥泞不堪,异常难走。但没办法,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义无反顾往前走,不管脚下是烂泥还是羚牛粪便,已经顾不了了。14:20分到达荞麦岭。这是鳌太的第一关卡,巍峨的荞麦岭如同巨龙般东西走向。到了荞麦岭,才知道,之前走过的路真算是高速公路了。这荞麦岭是右切通过,沿路忽而碎石路,忽而爬石海,巨石被雨水一淋,更是湿滑,加上大风,经常要施展狗爬功通过,那副狼狈相,好在也没人看见。15:10分,在拔高几十米后,到达一个垭口,郝然出现一件女式内衣和男式内裤,固定在石头上,这是那位兄弟姐妹在以衣敬山?

荞麦梁

荞麦岭垭口
出了垭口,却迷了路,开始从右边下,感觉不对后回撤。可能是雨太大了,把路迹都冲没了。掏出手机,打开指南针,对着轨迹,觉得应该左上走一段,果然,发现了一条小路,于是沿着小路一直向下,路过一片石海后,大约在16:00到达一宿营地,旁边气罐垃圾遍地,当时以为这就是水窝子营地,后来才知道水窝子营地其实应该再往下200米。其时身上已经被大雨淋湿,感觉非常寒冷,为了避免发生可怕的失温,需要赶紧搭起帐篷,换上干燥衣服回温。打开帐篷才发现,有段时间没有用了,都快忘记怎么搭了。在队友的帮助下,手忙脚乱在雨中搭好帐篷后,大雨居然一下子就停了。鳌太的风雨,就是这么随意任性,翻脸如翻书。

扎营水窝子

水窝子营地海拔约3200米,今天从秀才家到水窝子,徒步11小时,大约26公里。
雨停了,赶紧烧姜汤和热水喝,几杯热水下肚,身子开始暖和起来,不再打战了。晚饭后,开始欣赏周围美景,群山包围下的水窝子,没有下雨,能见度高,望着远处的鳌太大梁,心旷神怡,仰望苍天,长啸一声。

吃完晚饭,太阳下山,温度迅速下降,钻进帐篷,因为是在雨中搭帐篷,里面进了很多水,只好用毛巾擦干,折腾了很久才睡下。这天晚上没有下雨,无风,不过再高原上,睡不着,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几个小时。
早上5:30就醒了,钻出帐篷,外面好冷。西边天边一轮明月,东边旭日正出,好一个日月争辉。

清晨的水窝子营地
吃完早饭,收拾好帐篷,已经快八点了,今天的目标是大石河营地。一阵剧烈拔高后,大约在8:45到达鳌山-太白山遇难山友纪念碑前。在纪念碑前深深鞠了三个躬,一股热泪涌上眼眶。正是那么多血的教训,才得以让后来的驴友得以穿越,他们永远留在了鳌太,英灵始终在天空守望着来来往往的驴友。

鳌山太白山遇难山友纪念碑
早上出发时候,本来要烧水作为今天的饮用水的,但是昨天打水的地方已经干涸了,看来我们昨天喝的都是雨水。只好带着大约500mL的水出发,希望能在2800营地补充水。所以走得急,在跨越飞机梁石海的时候,胸口挂着的矿泉水瓶撞到崖壁,如同皮球一样,把我身子反弹回来,好在我腰一挺,拿桩立住。回首一看,底下便是怪石嶙峋的深渊,如果刚才仰面倒下,不死也重伤,估计就要永远留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了。稳定惊魂后,继续走。在经过梁一的时候,看见四只硕大的羚牛,在陡峭的崖壁上,健步如飞,还没有等我拿起手机拍照,便消失在茫茫雾气中。

飞机梁垭口

梁1

梁2

梁3
大约10:30的时候,天空又开始刮风下雨,不过这样一来,反而不那么渴了,但是路途却越发难走,路上到处都是羚牛粪便,与烂泥搅在一起,但是不管了,只能拼命赶路,在经过无数次过石海,拔高又爬下后,数次迷路,数次摔倒后,到达一片下坡的灌木林。这时候,追上了一位独自穿越的广西驴友,小赖。在这种天气,敢一人穿越,这勇气,着实可嘉。在这无人区,遇到一位大活人,着实兴奋的。于是放缓脚步,陪他走到2800营地。

雨雾中的2800营地
小赖是7.29日出发的,比我们早一天。他体能一般,他本来计划在2800露营的,但等我们一起到达2800营地时候,才13:45。于是我们改变主意,劝说他跟我们再走一段,到南天门露营。在2800营地稍事休息,补充水后,14:00出发,2800营地往上,路迹明显,就是太泥泞了,而且路上很多树枝,被雨水压弯了,一下不小心,就撞上脑袋。约莫在15:30的时候,到达南天门营地。同伴看时间还早,建议走到西源露营,以减第二天的压力。但据网上说西源营地有不干净的东西,大晚上在这深山里,想想心里都发毛,而且我也想陪伴小赖一晚,也算是尽一点驴友情谊,于是我力主就地住下。
今天从水窝子到南天门营地,徒步8小时,大约14公里。
大约在16:30的时候,雨居然停了,太阳出来了,很晒,皮肤都有点疼。于是迅速搭好帐篷,拿出昨天被雨打湿的装备晾晒。约莫在17:00的时候,小赖赶上来了,这速度…..
南天门营地在半山坡上,有活水源,水质还不错,也有几块平地,搭个5,6顶单人帐篷是没问题的。看着阳光灿烂,心情大好,心想,明天定有个好天气,孰料,这是高兴太早。

阳光下的南天门营地
照例取水烧饭,吃完晚饭钻帐篷想睡觉。却不料刮起大风,下起大雨来了,偶尔还打雷。这就是鳌太的特色,风雨不定,想来就来。大风挂着帐篷,噼噼啪啪着响,帐篷外面几近零度,又冷又湿。于是乎,一晚上都在担忧帐篷是不是会被风刮跑,在这个冰冷的大山中,没几个小时我就会失温而死。好不容易熬到5点,天刚微露曙光,跟同伴商量,决定吃完饭,冒雨出发,今天务必赶到大爷海。
早上起来,发现一晚上的大风,把雨水吹进帐篷,有些物件已经被打湿了。匆忙吃好早饭,照例是山之厨加牛肉干。在收拾帐篷的时候,雨下的越发大了。刚把外帐收好,内帐和地布已经泡水里了,非常不好卷起来,而且变得非常沉重。当下立即决定,带上睡袋和防潮垫,放弃帐篷,减轻负重,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奔往大爷海接待站。
小赖还在睡梦中,没有打扰他。我们大约7:15分开始出发,奔向金字塔,今天天气之恶劣,远超前两天。风使劲从右边刮来,吹向我的脖子,冰冷的雨水顺着脖子往下淌,雨水模糊我的眼镜,时不时,要停下来擦拭眼镜。前两天也有这种情况,但是风不大,还好受一些。如同穿越飞机梁一样,照样在金字塔1,2,3左右交换着横切前进,时而石海,时而土路,时而上,时而下,迷路了,又对着轨迹加上指南针找回路径。一个字,赶。只要动起来,就不会冷,就不会失温,停下来就只有等死。

标签
点赞(
)

分享至:

个人简介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 发帖数

    112

  • 关注

    0

  • 粉丝

    3

博聚网